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文  »  宿建德江

宿建德江

来源:优文网 日期:2021-10-10 分类:古诗文 浏览:加载中...
宿建德江(拼音版翻译与赏析)

  sù jiàn dé jiāng

  宿建德江

  mèng hào rán

  孟浩然

  yí zhōu bó yān zhǔ

  移 舟 泊 烟 渚 ,

  rì mù kè chóu xīn

  日 暮 客 愁 新 。

  yě kuàng tiān dī shù

  野 旷 天 低 树 ,

  jiāng qīng yuè jìn rén

  江 清 月 近 人 。

  翻译:

  把小船停靠在烟雾迷蒙的小洲,

  日暮时分新愁又涌上客子心头。

  旷野无边无际远天比树还低沉,

  江水清清明月来和人相亲相近。

  注释:

  1、建德江:指新安江流经建德(今属浙江)西部的一段江水。

  2、移舟:划动小船。泊:停船靠岸。烟渚(zhǔ):指江中雾气笼罩的小沙洲。烟:一作“幽”。渚:水中小块陆地。《尔雅·释水》:“水中可居者曰洲,小洲曰渚。”

  3、野:原野。旷:空阔远大。天低树:天幕低垂,好像和树木相连。

  4、客:指作者自我。愁:为思乡而忧思不堪。

  5、月近人:倒映在水中的月亮好像来靠近人。

  赏析一:

  《宿建德江》是唐朝诗人孟浩然的写景名篇。

  读懂这首诗不难,难的是代入诗的意境,体会作者的心境。要了解诗人的想法和写法,才能提升自我对古诗词的赏析水平以及动手写作本事。

  我们先来看这首五绝的平仄格律。“移舟泊烟渚”,“平平仄平仄”。这个是属于我们原先讲过的平仄四种基本格式的第三种:“平起不押韵”(有疑问的关注我去看以前关于格律诗平仄的回答)。常格是“平平平仄仄”,那里使用了变格,将三四字的平仄互换了一下,适合表达恬淡,从容的心境。可是平仄关系还是按照常格处理,根据格律诗“对”的原则,得出第二句平仄关系:“仄仄仄平平”。再根据“粘”的原则,第三句和第二句发音相似,可是不押韵,所以推出第三句平仄:“仄仄平平仄”,再根据“对”的原则,得出第四句:“平平仄仄平”。如下:

  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由优文网Www.YouWenW.Com整理]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大家对一下,是不是合律?平仄讲完,我们来看诗的文法。五绝的写法关键在于留白,意在言外。因为字数实在太少,异常考验诗人的水平。而和律诗的“起承转合”有一点点区别的是,前两句还是“起,承”,可是第三四句就是“转”而别开生面,类似于刺刀出鞘必然见血,并不必须要“合”回来。因为要留空间给读者想象。绝句的后两句一般都是这首诗的重点所在,成败也在这两句。我们具体来看。

  划动小船停泊到暮霭重重的沙洲,日头西下,新添了漂泊客满腔的思乡愁绪。古人提到愁,一般是指思乡之愁,这两句交代时光,地点,意象,和整篇诗的基调。野外极其空旷,感觉天空比树还低,得亏江水清亮,让那孤单明月能够到身边来陪我。“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淡而有味,思乡之情含而不露。全篇并没有提到思乡,可是你能够感觉到羁旅客意。这就是五绝的意在诗外。

  为什么孟浩然会有这种心态呢?这个要结合上下文来看了。我们看他早些时候的一首诗:“遑遑三十载,书剑两无成。山水寻吴越,风尘厌洛京”(《自洛之越》)。从十一岁开始读书,到了四十多岁,一事无成,逃离洛阳的世俗交游,去吴越寻找好山好水,排遣出仕不得的失意。

  这是什么状态?孑然一身,四野茫茫,天高树静,江清月明,瞬间千愁万绪,纷来沓至。梦想的幻灭,人生的坎坷,羁旅的惆怅,故乡的思念,仕途的失意,尽在这淡淡的几行诗文外涌现。

  此刻,你能读懂他那欲言又止,下了眉头上心头的惆怅了么?

  赏析二:

  孟浩然说,将小船划过去,停泊在烟雾缭绕的洲渚。日暮时分的雾霭,为漂泊至此的异乡客,平添了几许新愁。

  孟浩然那里不再是“挂席”了,而是“移舟”,“移舟”应当是一个短距离的划船动作,就像白居易《琵琶行》里的“移船相近邀相见”,孟浩然那里是一个靠岸的动作。“移舟”也说明那里风平浪静。此刻的建德江不仅仅仅风平浪静,还烟雾缭绕,有如仙境,孟浩然自然很愿意靠岸欣赏。日暮时分是归家之时,漂泊在外的异乡客此刻都会有一份乡愁。可为什么孟浩然要说“客愁新”呢?这“客愁”还分新旧吗?有很多解释都说孟浩然此诗是写于求官不成,很多烦恼的时候。可是我们从诗中根本感受不到这些,孟浩然更像是延续着他之前的与世无争与淡然,更像是写于初次“吴越”之旅的阶段。并且本诗是以写景为主的,这“愁新”恐怕是因为陌生环境引起的新鲜感。因为那里氤氲升腾,烟雾弥漫,正应了崔颢那句“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那里的烟雾,让原本日暮的乡愁平添了几分新愁,更望不到故乡。

  赏析三:

  部编教材六年级上册的第一首古诗是孟浩然的《宿建德江》,是一首很浅显的五言绝句: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前两句是说诗人傍晚的时候来到岸边停下了小船,这是再寻常可是的事情了,可是紧之后写了他的情绪——“愁”,并且是“新愁”。

  有“新愁”的前提是有“旧愁”,孟浩然的“旧愁”是游宦不成。仕途不畅是萦绕在孟浩然心头脑际挥之不去的哀愁,此时傍晚来到岸边,又添“新愁”,这个“愁”是什么呢?

  是“日暮”带来的羁旅思乡之愁。

  “日暮”,太阳已经西沉,周围逐渐昏暗,此情此景,最容易引起长期漂泊在外游子强烈的思乡之情。这种思乡之情,早在《诗经·君子于役》中就有明确的体现。

  君子于役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佸?鸡栖于桀。日之夕矣,羊牛下括。君子于役,苟无饥渴?

  这首诗是一位在家的妇女,劳作了一天,在傍晚的时候,看到牛羊都从山上下来回家,鸡也飞到横木上准备休息,她一下子想起了在外未归的丈夫,于是发出了“如之何勿思(让我如何不想他)”的感叹!

  是呀,天要黑了,家畜和家禽都明白回家,丈夫怎样还不回呢?这种感情的产生,源于古老农耕民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节律:白天劳作的时候,思想被各种劳作占据着;到傍晚则不一样,该休息了,各种情绪纷至沓来,思念远方的亲人,就自然而然了。

  从《诗经·君子于役》开始,“黄昏”就和“思乡”“思亲”建立了一种文化联系,“黄昏难耐,冥色起愁”是出门在外游子的普遍感受,这种缺憾的感情引发无数诗人的感慨,唐诗中有很多以“黄昏”代指“思乡”的诗句,清代的许瑶光在他的《雪门诗钞·再读《诗经》四十二首》中有这样的归纳:

  鸡栖于桀下牛羊,饥渴萦怀对夕阳。

  已启唐人闺怨句,最难消遣是昏黄。

  不仅仅仅是唐人,这种表达方式被历代文人继承。宋代李清照在著名的《声声慢》中开篇写出“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动人心魄的句子,因为此时是黄昏(晚来风急),是秋天的黄昏,“风急天高猿啸哀”,秋天原本就给人悲凉的感受,而黄昏时刻,孤独一人,就更加难耐。李清照让人倍加同情的是,她思念的家乡已经沦陷,有家无法回;她所思念的人已经离世,天人永隔。李清照只能以回忆来慰藉孤独的心灵了。

  元代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有“秋思之祖”的美称,他构建超强的艺术美感用的也是黄昏的意象: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断肠人在天涯”不是有什么悲情,是“夕阳西下”的时刻引起的,是秋天枯藤老树昏鸦的意象引起的。这首小令虽然短,艺术感染力却十分强。

  《宿建德江》写景也别具特色。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是触景生情,第一句是真实的动作,第二句看到“日暮”引发了思乡的感情。“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是借景抒情,即经过景物来抒情。“野旷天低树”是说田野空旷辽远,远远看去,天空竟然在树枝之下。世界是如此的广阔,人就更加孤独。可是,江水却是清澈的,月亮倒映在江面上,离得人好近呀——月亮给诗人温暖的感受。

  孟浩然的诗语淡味浓,此诗可见一斑。

相关文章

X

打赏支付方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