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实用资料  »  孙少平为什么娶了惠英

孙少平为什么娶了惠英

来源:优文网 日期:2021-10-25 分类:实用资料 浏览:加载中...
孙少平为什么娶了惠英

  《平凡的世界》中,少平娶惠英是因为田晓霞的去世,让少平心里对感情的活力泯灭殆尽,田晓霞对少平来说,就是感情一切完美的样子。

  可是,在晓霞死后,少平只能回归平凡。而少平对惠英的感情起源于师徒情,当少平心境不好或者是在繁忙的劳动过后都会去惠英嫂的家里得到放松。而作者对惠英嫂的塑造就是中国传统女人的造型。

  这样的结局不是大团圆,可是也算圆满。更写出了人们生来在这个世界上,不必须什么事情都会如我们所愿,要学会是适应生活,适应生命中发生的任何事情。活力过后,总要回归平淡,而晓霞过世后,惠英嫂可能对少平来说是最好的归宿,是一片能够让他心灵得到安歇的避风港,不受风吹雨打的袭扰。

  少平最终和惠英走到了一齐,少平还是我们梦想中的少平,他将来的生活将会像他师傅那样,平平凡凡地过下去,而他的思想,他的品格,却是那样的不平凡!

  孙少平这个主角,是跟着读者成长的。小说终篇,孙少平伤好后准备回到大牙湾,在此期间,妹妹兰香和她的男朋友仲平一向给他做思想工作,让他调到省城来。

  要明白,孙少平从一开始踏出双水村的第一步起,就是为了能够体面地扎根城市。十年苦海沉浮,当他千帆历尽,最终有这样一个机会摆在他面前时,他却选择的拒绝,那他这么多年来所经受的那些苦难,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一样生活处境的人,应当寻找各自的归宿。”这是少平内心的选择。少平在应对金秀的示爱时,也是这般心态:“他和秀的差异太大了。他是一个在井下干活的煤矿工人,而金秀是大学生,他怎样能和她结婚?”

  少平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接纳了命运对自我的安排,对他那负重前行的生存处境坦然妥协。

  而因为矿井事故惨遭毁容,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孙少平本就脆弱的自信心。他不愿意和兰香金秀一同出去,两个妹妹的漂亮更加令他的丑陋无地自容。

  “对脸上的那道疤痕,尽管他显得不在乎,但内心却为此而万般痛苦……直到此刻他都没勇气去照镜子。”

  煤矿是黑黝黝的一片,每个从矿井里钻出来的人,都看不清面目的漆黑。在某种程度上,煤矿包容了孙少平在光鲜亮丽的世界里看起来的“异常”。让他更为自在,不用为自我的的低微而局促不安。

  孙少平回归大牙湾,是回归到让他最自在的安全感中去。惠英嫂和明明,是孙少平接触到的最真实最有安全感的生活。他们是平凡生活里的烟火气,梦想的精神伴侣是高于尘俗的,可是落实到生活的每一处自然的存在里的,必然是一个嘘寒问暖体贴的人,一份恰到好处的热茶暖饭。

  就像三毛所说,如果感情不落实到穿衣,吃饭,睡觉,数钱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中去,是不会长久的。

  所以,少平最终选择惠英嫂,很多人不能理解。必须要是经历过生活厚重打磨过的人,才能懂得,少平作此选择的原因。

  少平深刻认知到自我的生活处境,他作为一个再普通可是的煤矿工人,他的归宿就是浸淫到最平实的生活中去。惠英嫂会是一个很出色的家庭主妇,明明会是一个很乖巧的儿子。在每一个劳累的下班归来,家的气息会扑面而来,有妻子的唠叨关切,有热乎乎的饭菜茶水,有孩子欢乐的笑语童言,小狗脖子上的铜铃在屋子里叮叮当当,这是千千万万个普通的男人,所能感受到的最简单却最窝心的家的温暖。

  这是《平凡的世界》,少平就是大千世界里再普通可是的你我。他的梦想,就是你我青春热血时的梦想,他的不屈不饶也是你我应对生活的姿态,他的家庭生活,也是你我最简单可是的家庭生活。

  那些年少的卑微和欢喜,那些以往照进感情里的柔光,那些关于梦想所做的努力和挣扎,都是平凡的你我啊!

  无法去预测少平的未来会怎样样,毕竟脱离于小说和路遥本人的意志,所有关于少平完美的臆想,都是读者一厢情愿的注释。

  可是小说的基调,就是对平凡之人的讴歌。每个看似普通的人,都有属于他自我的抗争和荣光,即使这份荣光,仅有他自我明白,但这份认真活过一生的坚定,都值得肃然起敬。

  少平沉浮一生,都无法逃脱平凡二字,他不会成为位居高位的领导,也不会成为富贵显赫的煤老板,他就是平凡却不屈的孙少平,像每个平凡的人一样度过自我平凡却不平凡的一生。

  以少平工作的大牙湾煤矿为原型的鸭口煤矿,于2014年已经停产,此刻成为了旅游观光地,建有路遥文化展览馆。无数个像少平一样在煤矿奋斗一生的人,各自在某个角落度过自我平凡的晚年。因为小说,我们关注到少平,可是跳脱于小说之外,有谁会关注一个普通人的人生沉浮呢?

  但你能说平凡人的生活没有意义吗?意义都是相对的,仅有每一个“自我”能够评估。

  这样一个不屈奋进的少平啊,这样一个不屈奋进的你我啊,最终走进了自我再普通可是的人生。

X

打赏支付方式:

加载中...